月入湘江

6

【周叶】银杏叶黄 01

李夏如:

*校园paro,前后辈设定
*私设,OOC,语死早


01

“我发誓,这辈子从没像这样如此喜欢过一个人了。”
中性笔摩擦着纸面发出沙沙的响声,周泽楷郑重地画上了一个句号,合上笔记本,小心的收回桌肚里。桌上的书堆得有些高,周泽楷个子高手臂长,往回收的时候手肘蹭到了边,小堡垒摇摇晃晃了一阵儿,噼里啪啦的,书撒了一地。
这节课是自修,教室里很静,原本也只是稀疏平常的一件小事儿现在也闹得动静挺大的。只不过大多数人都不在乎。他们朝周泽楷所在的最后一排望了眼,便又低下头匆匆地在草稿纸上又涂又画的。但是坐在他邻座的孙翔,正被电路分析弄得晕头转向刚有点儿感觉的时候却被周泽楷这阵儿打断了思路,骂咧咧地拾起了一地的书还给他。周泽楷给他赔了个笑脸,想着如果孙翔是个小灯泡,在标准电路里无疑是功率最高的一个吧。
热功率大,火气大嘛。

这是一个冷笑话,周泽楷他们一寝室中午做一块儿啃物理,一批如江波涛这种物理学霸在聊天,另几个像杜明这种物理白痴喊着这玩意儿就是反人类学化学才是正道理,吴启在那问热功率,不知道江波涛问了些什么方明华说孙翔,然后当事人立刻就炸了。
这件事被嘲了半个月,在孙翔的强烈抗议下剩下五个人默契的保持缄默,现在周泽楷也只是开了个无关痛痒的小脑洞,抽了本生物书看,呼吸作用的示意图画了大半,却又被窗外给吸引了视线。
是一片黄灿灿的银杏。

升上高二后大部分的学生都直接准备出国,在每个班人数参差不齐的情况下干脆重新排班还换了教室。新教室在一楼,临着西广场的银杏树,风一吹便听见沙啦啦的脆响,好听极了。
周泽楷爱上了这片景致。这片银杏在他考入这所学校之前就有所耳闻——在网上以这片景为背景的各种照片早就在网上传了个遍。可惜高一时教室在操场旁边,除了泛着泥土气息的草皮也只剩下去跑道边的桔林摘酸掉牙的桔子,现在倒是有了机会好好独占这一片美景。
红砖,黄叶,之差一位佳人。
周泽楷看得入神,徒生了种徐志摩式的感伤。他放空自己的精神,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片刚被风吹掉的银杏叶上。今天天气不错,阳光穿过叶片衬着灿烂的黄反而有些透亮。周泽楷看不清它的脉络,但心里在一认定那是纤细而又修长的。它被风吹着在半空中打了个转儿,扑楞了一下又浮了起来,之后以一种极松软的姿态落下,落下……
还没等看到它落地,视线就被一片阴影笼住了。
周泽楷抬头,想看看是谁打断了他的逸想。闯入视线的是一双极熟悉的眉眼——他太熟了,即使是闭上眼五官的位置都能一一描摩。它们对于周泽楷来说都有着极独特的美感,就和它们的主人那样,神秘而极富吸引力。
“小周,不专心呢?”
带着些凉意的铝罐贴上了皮肤,连带着主人漫不经心的口吻一起揉进周泽楷的小世界。他接过易拉罐,掂了掂握在手里,眼神询问着来由。
“今天一分钱抢购,少天中奖多了瓶奶昔给我了,这瓶抢到了就送你咯。”来人如此解释道。
周泽楷点了点头,知道指的是楼下自动售货机的活动,也没有在意对方为了罐奶茶从高三到高二跨了大半个教学区的违和感,欣然接受了这份好意。

纵然已经压低了音量,在这间自修教室里还是响得出奇。大部分人都回头看谁来了,然后视线定格,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诶!叶修!”有个妹子失声喊道。被唤到名字后叶修冲着那妹子笑着招招手,接着周泽楷就看见那妹子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这可不行,他皱着眉头想。
“叶修,出去说。”周泽楷顺着窗口看见对面楼教师办公室里探出了个脑袋正在往这边望,估计是动静大了,便提起书包单手撑着窗沿翻出教室,和叶修比了肩。
叶修见周泽楷的举动咂咂嘴,尽管还是一脸的无所谓,但还是跟着周泽楷走到稍远的地方去了。

-TBC

评论

热度(21)

  1. 月入湘江李夏如 转载了此文字
  2. tsuyoshi李夏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