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湘江

6

【周叶ABO】愿赌服输 32

小乐清水子:

过个渡,有BUG,有私设,有瞎编,慎入

======================

 

黑色的车身裹着微弱的虚芒拐上新区高速,车速提升,几秒就把沿街的路灯甩成一条迎风猎猎的丝带。 

叶修坐在后排,双手十指交扣搭在大腿上,右手的食指一下一下敲点着左手食指的骨节,他若有所思的脸印在反光的车窗上,被迅速拉长的灯带盖得忽明忽暗。

“老吴,”叶修从玻璃里看着身旁按手机的吴雪峰,“我明天要去下医院。”

“怎么不叫王医生来家里看?”吴雪峰正在编辑最后一条信息。

“他治不了。”叶修说着把脑袋拨回来。

“有这么严重?”吴雪峰短信写了一半,也不管了,他把手机收起来,侧过被手机屏光照得惨白的脸看叶修,看得认真仔细,像是要从表情上来分辨叶修话里的真伪。

“看了再说吧。”叶修的身体在皮椅上放松下来,头往后枕。

“那好。”尽管吴雪峰被重重说不上好的预感所困,还是都压下来,等着叶修的“再说”。

 

私立医院注重保护病人的隐私,考虑的周全,每位病人都有相对独立的侯诊空间,这样挺好的,至少叶修可以静下来考虑他该考虑的问题,不用受一堆大肚小肚Omega聚在一起大谈特谈育儿经的影响。

房间的主色调是白色和淡绿色,据说有轻微的安抚作用。叶修坐在一张双人沙发上,对面的水仙开得素净,他手里捏着化验单,耳边回放着医生刚才讲过的话。

他得承认,哪怕以他淤积成习的淡泊,这件事落实下来的冲击也不是昨晚仅是存疑能比拟的。

医生证实他妊娠八周,问他要拿掉还是要留下的时候,叶修才切实感觉到体内还没成形的生命的份量。他蛰伏于母体,没有任何搏动,没有任何意识,但有意识的人却不得不为他做最万全的考量。

叶修花几秒钟接受了真的怀上了的事实,接着把这个事实引渡到“该怎么办”上面来,他让医生给他十分钟的时间考虑一下。

这种决定不能交给直觉,考虑是负责任的表现。叶修有无数个足够信服的理由去拿掉孩子,公的私的,就凭这个孩子并非因爱而生,就凭他和周泽楷现在的关系,等等。

周泽楷。

叶修此时念起的周泽楷,不是他的Alpha,不是他的爱人,却是他肚里种的……另一个合作伙伴,父亲。

他借着这样的契机想到了周泽楷,才发现他没有一次真真正正的想起过周泽楷,不是作为棘手的对手,不是作为替他纾解过肉欲的Alpha,只是周泽楷本身。

周泽楷留给叶修的最深印刻,不是早前那爱煞了的眷恋,不是当日一吻后离去的决绝,而是昨天,他看给叶修的那种眼神,唯爱恨交加、日夜煎熬,才能催生出的眼神。叶修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感同身受了——周泽楷有与他相似的“消化”方式,天大的事强藏心里,让它自己去化开、沉淀,或是化脓、溃烂。

叶修不在乎周泽楷爱他与否、恨他与否,甚至连周泽楷对他的恨,也是叶修因情度势下的产物,在他意料之中。

但是这样的周泽楷,外表清静无为,内里咬着一股要命的劲,既不肯放过叶修,也不肯放过他自己。

叶修在平静之下,也难免为之震动、心悸。

只是,这样微末的拨动,聊等同于无,不足以长久地停驻在叶修的心里,两人错身,背道而驰,这种感觉也一起和叶修错开了。

只有一个理由,看似不着边际无从考据,却给无数个足够信服的理由打了折扣,添了问号。

这孩子是他的,除非他厌恶,不想要,要不然,没有人或事可以促使他放弃。尽管在这之前,叶修从没设想过,他的人生会出现这样一种场景。

叶修的手放在肚皮上,心存试探、怕惊扰什么似的摸一下,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感觉,也对,他还小到跟不存在没两样呢,平平常常地再摸一下,奇怪却充实的感情极轻极缓地、血液一样在体内流动。

确实是“血脉”,叶修笑笑。

他想事情的时候爱抽烟,手顺势就摸去了,抖出一根,用嘴叼着往烟盒外抽,熟悉的苦香味沁上来,神智舒展的刹那,叶修愣了,又笑了笑,又是无奈又是自嘲的,他把烟摘下来扔进沙发旁的垃圾桶离,手里的半盒烟也扔进去。

罢了。

这个举动已经先于意识揭示了叶修考虑的结果,他索性止于此,站起来,到休息室隔壁找医生去了。

过后医生的嘱咐都是老生常谈,孩子目前没什么问题,叶修会肚子疼是被抑制剂和轻微的Alpha信息素刺激的,稳定下来这些影响都会消除,不需要坐胎。虽然叶修没有Alpha,近期又受过伤,但男性Omega的身体相对耐造些,小心着点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叶修去医院时已近黄昏,出来后天差不多都黑了,路灯大开,照得山路出了嶙峋的黑影。这家私立医院位置颇偏,建在半山上,环境优,少了喧哗多了沉静,五月底夜风带甜,偶尔有一辆上山或下山的车开过。

他在大门口吹了会儿风,才给司机打电话。

司机把车开到医院门口,下车替叶修拉开车门,叶修矮下身子准备钻车,发现里面有个黑乎乎的人影,居然是吴雪峰,看样子是不放心,办完事过来看看。

正好,叶修也有话要跟吴雪峰说,肚子上的事,想瞒也瞒不住。

车子启动,吴雪峰的疑问也随着蹦出来了,问叶修到底怎么了。

山路上车开得不快,叶修放下一点窗户透气,“没什么,就是快出人命了。”

叶修的声音像是被风送到吴雪峰耳朵里的,这叫什么话,说了等于没说,吴雪峰倾过身体,想要从叶修脸上找寻答案,车里没开灯,可叶修的脸上被灯光漂着,是亮的。就是任凭吴雪峰怎么看,也不可能在他脸上看出一朵写着“内详”的花来。

车子减速变道,驶过一个缓弯,盘旋着走下坡路,路灯成束的光扫进车里,扫了一圈,吴雪峰心里的花倒是开了,然后光速炸裂,他的确认完全是“我知道这是事实,但我还是想听你说你在逗玩我”式的,“叶修,你该不会是……?”

“怀孕。”吴雪峰没在避嫌,只是在消化,所以这个结论出来的慢了点。要想到这点太不容易——对方是叶修,他没办法把这件事轻易地和叶修联系起来,要想到这点又太容易——一个没病没灾的Omega告诉他,他去了医院,人命关天的大事。

叶修升好玻璃,转过头来看着吴雪峰,嗯了一声,“之前就怀疑,今天确认了一下。”

这个消息不仅突如其来,还惊悚万分,吴雪峰好歹是个做派稳健的人,他点了按钮,等后排的隔音板自动固好,才捡重点问,“你被人标记了?”

“没啊。”

“那怎么会……?”

“老吴啊,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巧合很多……”

“……谁的?”吴雪峰的声音低下去,又抬起来。

“你心里想到的那个人。”叶修轻淡地说。

果然。

吴雪峰是深入知道叶修和周泽楷的渊源、叶修和其他Alpha没有渊源的,这个谜对他来讲一点也不难猜,不知道的,怕是猜个变也着落不到周泽楷的头上。同时,吴雪峰也清楚,叶修是在争取他,争取他这个无论如何也会站在自己身边的同盟。

叶修已经有了决定。

吴雪峰心里有了数,还是要问叶修,“你要生下来?”

叶修没立刻答他,他顿了顿,脸上仍是没什么变化的,只是持续地看着吴雪峰,用这样说一不二的态度告诉他,他的决定深思熟虑,千真万确。

“嗯,是这个打算。”

 

“……好吧,正好我也有事想告诉你。”半晌,吴雪峰说。

 

评论

热度(871)